羅柏+灰風  

羅柏做錯的事,充滿自我認同危機的無助青年

1.艾德慕‧徒利

2.瑞卡德‧卡史塔克(卡霍堡,僅次於恐怖堡)

3.瓦德‧佛雷(攣河城,僅次於奔流城)

艾德慕‧徒利  

艾德慕‧徒利

石磨坊之役與紅叉河阻擊戰,將泰溫阻擋在右岸,藍尼斯特順勢將大軍開往君臨與花鹿聯軍合流,連同紅堡守軍將近八萬兵力將史坦尼斯兩萬多海陸軍全面性的夾擊殲滅。北方聯軍(史塔克家)的優勢契機就在泰溫的行動上,如果泰溫如預期上鉤返回西境,只要換魚家在右岸佈防,君臨就等於拱手讓人,凱巖還不見得救的到。

05五王之戰用河間地暨周遭地圖-火熱的現實  

關鍵時間點在於藍禮遇刺之前,泰溫正在嘗試渡河之際。假使,藍禮出事之前,泰溫就被困在河間地,羅伯就賭贏了一半;原本就算泰溫沒渡河,動向應該也比較被動,因為不確定少狼主的意圖。但是藍禮死了,無裔。提利爾家亟需心的戰略盟友,泰溫巴不得立即接收花鹿六萬雄師(史坦尼斯只成功抽走不到兩萬),兩者一拍即合。於是,羅伯輸到只剩內褲。

 

艾德慕的舉措,是少狼主溝通不良,還是艾德慕想要建功,甚至向泰溫示警,不得而知。不過不管三者為何,北境聯軍的指揮體系肯定是有問題的。連直屬兵力都有出人意料的行動,這個戰要怎麼打下去?遑論戰略的精確施行。

瑞卡德‧卡史塔克  

瑞卡德‧史卡特

作為最堅實的臣屬,居然被主上隨意處刑,造成這一切的原因追根究柢居然是王上自己?殺死談判用的俘虜是叛國,放走敵將歸國難道有差?為什麼羅伯不是處死凱特琳而是處死瑞卡德?如果不想動刀,何不大家坐下來說說就好?這完全不合常理啊。沒對凱特琳用刑基本上已開了惡例,代表大家對俘虜可以為所欲為,說什麼傷害小孩,只是想用瑞卡德作凱琳代罪羔羊的推託藉口罷了。

 

是說小蘿蔔想要追尋老爸的精神,不知道他有沒有想過老爸客死他鄉的原因?對他人嚴厲,對自己寬容,天不亡狼,亡誰?可憐之人必有可惡之處。

瓦德‧佛雷  

瓦德‧佛雷

在幹盡蠢事之後,羅伯覺得不夠,還要再玩得徹底一點,反正都輸了嘛。乾脆再得罪一下看了就討厭的佛雷家,看他的那張老臉會不會擠爛?心情不好,所以來一砲,人之常情。要跟最危險的盟友撕破臉,這,不得不謹慎吧?這時為什麼不遵循父親的精神,榮耀盟約呢?嘴巴說不是,身體倒是誠實。

羅伯愛  

即便他錯得離譜,但他還有年幼無知、涉世未深這些可以辯駁,畢竟他才剛成年沒多久。那做為教養者與輔導者的母親到底做了些甚麼?瘋子喬佛里甚麼都不會,母親瑟曦除了打砲也是甚麼都不會,但是他倆身邊有善謀略的泰溫、資深情報頭子瓦里斯、外交大師小指頭跟精通戰史的提利昂,相比之下簡直神體附身。

凱特琳  

 

凱特林做錯的事,帶著PTSD的喪親家屬

喪夫之痛與對羅柏的囑託

其實史塔克一家從不該離開北境。作為老祖宗,她對整體局勢有沒有通盤了解?小孩意氣用事,大人要穩住啊!

 

喪子之痛與對詹姆‧藍尼斯特與布蕾妮‧塔斯的囑託

黑水河之後,局勢劇變,應當迅速改變策略,風險高到不合理的地步,不應加注。在奔流城跟金牙城佈防後,應由紅叉河北岸取道國王大道,迅速與波頓合流回防(順便制住波頓)。放走敵將以"期望"換回小孩,是基於甚麼?信任與榮譽?抓住詹姆帶回奔流準備談判有甚麼不可行之處?惹惱羅伯、引起最忠誠的卡史塔克家躁動又沒阻止羅伯殺死盟友後,再去支持兒子的愚行以緩和瀕臨破裂的關係,這是在做甚麼?這應該可以判定她已經失去行為能力了吧?

瑟曦  

雙后對峙:苦痛與野心

為何五王之戰的第二階段也可以說是雙后對峙?就輩分而言,與兩個主要陣營王位最親的兩人,羅柏的凱特琳與喬佛瑞的瑟曦,徒利與藍尼斯特兩家外戚。即便她們不是主要謀畫與執行者,對於王上決定權的影響力,還是她們外戚最大,主要是看她們的有沒有做出正確決斷的膽識與見地。況且羅柏遠征第一階段的首要目標,就是解除河間地的佔領,母親家裏的屬地;君臨的拜拉席恩勢力早就被藍尼斯特家架空。說雙后對峙一點都不為過,真要終結亂世,她倆只要有默契,戰爭隨時可以結束。假如凱特琳能放下失去至親的痛、假如瑟曦能收斂自己的野心。

 

小蘿蔔頭在度過頸澤的那一刻,就注定吃敗仗。但是把全家害死、北境荒蕪一片,完全是出於個人選擇,機會還不只一個。當然這些都是題外話啦哈哈。

 

(全文完)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K&H 的頭像
K&H

黑澤民的夢~~~JMH

K&H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